小说:她咧开染血的嘴,嗓音凄楚绝望,“我爱


苏笙歌先是低低笑了两声,随后慢慢止住笑声。


“你奶奶也是我害死的呢,是我偷偷换了你奶奶的药,导致她心脏病急发,没来得及送去抢救室就过世了。我就是讨厌那个老太婆,也讨厌你,你们这些穷鬼,还妄想攀附豪门,不照照自己什么模样,一脸穷酸像!”


苏笙歌嗓音恶毒的告诉许暖暖,她走之前又回头。


苏笙歌看着许暖暖,讥笑着告诉她,“对了,这件事情慕斯白知道呢,他选择了站在我这边。毕竟你奶奶是一条贱命罢了,就算我不换药,她本来也就活不了多久了。慕斯白爱我,当然就替我隐瞒了。”


“砰————”


卧房门被关上的声音。


许暖暖整个人都在抖,她多想否认苏笙歌,说苏笙歌是骗她的。


可是回想奶奶过世那一晚,她匆匆忙忙的赶过去,看到病床上盖着白布的奶奶。


她伸手要扯。


慕斯白却握住了她的手,“老人已经过世了,不要打扰死者了,暖暖,节哀。”


她那个时候就没有掀开白布,没有最后看一看奶奶,只是扑在慕斯白的怀里哭。


第二天她还在昏睡着,慕斯白就把奶奶送去火化了。


她一直都觉得不对劲,上午还好好的奶奶,下午就突然过世了。


现在想想,慕斯白分明是心虚,所以不敢让她看尸体又匆匆火化,怕她发现什么。


许暖暖喘不过气,她慌乱的下床,不知道撞到什么,砰的一声跌在地上,玻璃碎裂的响声很大。


许暖暖坐在一地狼藉里,捂着头嘶喊了一声。


慕斯白听到声响,他推开门,皱着眉头骂了一句,“许暖暖,你又发什么神经?”


许暖暖的手放在地上,她握住地上的一把水果刀,唇角扯出一抹惨淡的笑。


许暖暖扯掉眼睛上蒙着的纱布,她闭着眼睛,眼中流着血泪的仰起头。


“许暖暖,你的眼睛不想要了?!”


慕斯白见许暖暖这副模样,他赶紧走上前去,要将许暖暖抱起来,送她去医院。


“刺————”


许暖暖感觉到慕斯白的靠近,她举起握着水果刀的手,狠狠一刀刺在慕斯白肩膀上,鲜血溅到她的脸上。


许暖暖笑的苍凉,“原来你的血,是热的,慕斯白原来你的血也是热的!”


慕斯白捂着受伤的肩膀,他抬眼不可置信的看着会说话的许暖暖。


随后慕斯白怒道,“许暖暖,原来你一直在骗我,你一直装成是个哑巴,是在博取我的同情吗?”


“装?”


许暖暖握着染血的水果刀,她缓缓从地上站起来,拿刀抵在心口。


“慕斯白,我把心掏出来让你看看是不是红的,好不好?”


慕斯白上前一步,“许暖暖你疯了!”


他还来不及伸手阻止。


许暖暖就把锋利的水果刀刺入了心脏,她留着血泪的脸上,不带一丝犹豫。


似乎是觉得还不够,许暖暖把刀拔出来,又再一次狠狠的刺入心脏。


她不给自己留活路,飞溅的鲜血染红了慕斯白的衬衫。


许暖暖吐出一口血,跪在慕斯白面前。


她咧开染血的嘴,嗓音凄楚绝望,“我这一生爱你,终究是错了。”


许暖暖倒在地上,鲜血染红了白色的地毯,反应过来的慕斯白冲上前去紧紧抱着许暖暖。


“你不准死!许暖暖,你不准死!”


许暖暖浑身冰凉,慕斯白抱着她朝门外冲,整个人前所未有的慌乱。
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